【附属肿瘤医院】重症病房里的战“疫”回忆录:白衣战寒冬,为守一城花开
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3-29
  • 作者:陈嫱嫱、吕瑞泽、黄玲
浏览字号

国家有难,四方驰援;

白衣为盾,孤勇当刃;

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!

今年1月至3月,我校附属肿瘤医院共有9名医护人员随广西援湖北抗疫医疗队赶赴武汉,奋战在抗疫一线。袁小锦、林景、周春锋、韦锦光等4名男性医护人员一直战斗在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重症前线。他们既是抗“疫”一线的战士,也是生死一线的救治者。在抗疫英雄们返回南宁的休整期间,让我们翻开他们的回忆录……

袁小锦:有一种“心病”源于责任,有一种解药名为信念

“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。在守护人民健康的战争中,作为一名预备党员和从事重症医学的医生,即使有再大压力也不会后退,这是我的职责,是我的从医信念,我将发挥专长,全力以赴挽救每一个重症患者。”——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、急诊医学专业硕士 袁小锦

袁小锦有着丰富的重症医学和急诊医学临床工作经验。随第一批广西医疗队出征进驻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后,他是第一批进入重症病房工作的,而且第一天值班是从凌晨2点到次日早上8点。头几天,他走进隔离病房给患者诊治,每次都是行色匆匆地走进去,又面色凝重地走出来。

大部分重症病人的病情进展很快,有的患者白天检查状况还好,晚上就出现喘憋,甚至需要紧急抢救。” 初期,有限的医疗设备和患者急转直下的身体状况之间的矛盾,是他最焦虑的问题。碰上有多重并发症的急症患者时,袁小锦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。看着患者急切又信任的眼神,袁小锦反而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,心情变得低落。回到驻地宾馆,他经常加班加点学习最新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、查阅相关最新文献。他想迅速提升自己的专业知识水平,给予病患更专业更科学的救助,也希望以此舒缓自己的焦虑,解答自己的疑惑。

心病还需心药医。在抢救了一名80多岁的患者之后,袁小锦的这场“心病”被注入了一剂强心针。“22床病情突然恶化,快叫袁医生!”与老人心脏的奔马率相伴的是袁小锦急促的脚步声。袁小锦赶到病床前,眼看心电监护上显示的患者心跳快要停止,就跳上床侧给患者进行胸外心脏按压。“静推一支肾上腺素,”袁小锦一边抢救一边果断地说:“把除颤仪推到床边打开”“把呼吸机调到纯氧……”

后来,该病人还经过了几次抢救,每次成功将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,袁小锦都感受到了病人顽强的求生意志。患者清醒的第一时间虽然说不出话,但眼神中充满感激和信任,这给了袁小锦极大的鼓舞。战“疫”的日子一天天过去,看着医疗队队员和自己并肩奋战,不言苦不言累;越来越多的病人从重症病房转到普通隔离病房,甚至治愈出院。他发现焦虑疑惑的“心病”不再困扰自己了;患者的需要和信任,转化成了他重拾信心、勇敢前行的动力,更加坚定了“有再大压力也绝不后退,全力以赴挽救每一个重症患者”的信念。

快马千里赴危局,尘埃落定终须别。在顺利完成抗疫的阶段性任务,返回南宁的那一天,袁小锦给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共同抗疫的队友留下祝愿:“待到春暖花开、疫情遏制时,我们共赏樱花飞舞。”

林景:“奶爸”上“前线”——“爸爸要先去照顾更多的人了”

“虽然从医过程是艰辛、坎坷的,但对我来说这是一条越走越坚定的路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治病救人是行善积德。当疫情消散去,便是春暖花开时。” ——重症医学科护师、护理学在读硕士研究生 林景

疫情爆发前,林景正休假在家,享受着新晋奶爸的温馨时光。这位新晋奶爸天天腻歪着跟出生不久的小公主嬉戏,熟练地给女儿穿脱纸尿裤,带女儿去母婴店“游泳”,在女儿满百日的时候学着给她理发……

疫情爆发后,即便在休假期间,林景不忘自己的另一职责——重症医学护师。他跟妻子商量:“科室正在装修扩建,本来就人手不够。我是中共党员,又是有多年重症护理经验的男护士,应该是挺适合的人选。有机会的话我想去支援湖北抗疫!”林景的妻子听到这番话,把熟睡的女儿轻轻递到他怀里:“男子汉大丈夫,应该随时投入不同的角色,家里的事情我会安排好的,你放心去吧,我和女儿在家等你。”

1月26日凌晨一点,林景终于等来医院紧急招募驰援湖北抗击疫情医疗队队员的通知,他激动万分,第一时间找到科室主任并表明自己的请战决心,并在1月27日如愿随广西第一批援湖北抗疫医疗队出征武汉。这次出征,也意味着他要和自己仅4个月大的女儿暂时分别。

1月31日起,林景进入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发热7病区工作,主要负责新冠肺炎重症病人的病情观察及抢救、护理以及病区医疗环境卫生和终末消毒等工作。

林景知道,越靠近疫情爆发的核心区域,面临的压力和挑战也会越来越大。武汉的气候日渐干燥,在黄陂区中医医院参加抗疫工作几天后,2月6日晚,林景突然有咽喉不适、咳嗽等症状。“坏了,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要马上上报自己的情况,千里迢迢到武汉来抗疫,可别因为一时大意耽误了事。”林景在等待检测结果过程中,没敢和家人提起这件事。后来,检测结果显示自己并没有感染新冠病毒,他马上申请投入到新一轮工作当中。

林景的贴心不仅在家人,更体现在他的护理日常工作中。病区有一位70多岁的老年患者,由于有COPD(慢性阻塞性肺疾病)等基础疾病,时常昏睡。林景当班时,很留意抓住老人清醒的间隙给他喂食。老人身体虚弱,吞咽困难,林景每次都在病床前弯着腰,把饭菜碾压成糊状,一点点送进老人口中,甚至用因带着多层手套而变得笨拙的手,通过工具耐心地挑出一根根头发丝粗细的鱼刺……每一顿饭至少要花费一个小时。有时,林景给老人喂完饭,站起身的时候都有点头晕眼花。就连同事们都用佩服的口气打趣他:“就凭林景的这份耐心,以后肯定是一个会帮女儿编漂亮辫子的好爸爸。”

抗疫初期,医院里生活物资比较紧缺。贴心“奶爸”林景看到患者身下垫的床单容易弄脏,护理垫消耗量比较大,就想自己去药店购买一批专用护理垫给患者使用。由于感控规定,抗疫医疗队的队员不能进入药店这样的场所,林景就想出了一个办法。下班后,林景步行半个多小时走回自己住的地方,通过仔细盘点,发现一路上共有5家药店。于是他站在外面和药店老板“隔空喊话”,询问有没有护理垫,然后委托外卖小哥进店购买,送到指定的地方,自己再出去把物资拿到病房里。

贴心“奶爸”林景战“疫”一个多月,遗憾地“错过”了与女儿的第一个“情人节”。但他心里始终想着:“大家都在众志成城地抗击疫情,相信回家陪伴女儿的日子就在眼前了。和女儿一段时间的分别,能换来更多家庭的团聚。”

周春锋: 只要恐惧没能打倒我,就要与死神“抢命”到最后

“没有一个冬天不能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。病毒无情,大爱无声,让我们拥抱春天的温暖,呼吸透明的空气。”——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 周春锋

“每天看着确诊人数不断增加,看着同行在前线艰苦奋战,我实在坐不住。作为医务人员,不求能救多少人,只求无愧于心。”疫情爆发,从事重症护理工作十一年的周春锋第一时间报名支援湖北。当他怀抱一颗赤诚之心来到武汉疫情最前线时,刚进入重症病区的一段日子,他曾有过挫败感。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重症病房,是由心内科临时改造的,刚开始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增配未到位,工作流程未完善,工作队伍刚刚组建,而收治的都是重症急症患者。周春锋几乎每次当班都能碰上要抢救的病人……当病人没能成功抢救回来时,他不免有些气馁。

经过不断思索,与同事谈心,周春锋重新调整了心态。他明白,重症护师可以依仗的“战术”,就是发挥一线岗哨敏锐的病情观察与分析能力。与死神近距离博弈,每一个细小环节都关乎生死。他常常提醒自己:“没有突然发生的病情变化,只有突然被发现的病情变化”。

2月16日晚,一位上着无创通气的患者心率突然变慢,眼看着心率从90降到38,周春锋赶紧给病人进行心肺复苏,由于发现及时,病人得到了及时妥当的抢救,最终治愈出院了。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往往有不同程度的呼吸窘迫症状,需要呼吸支持治疗。周春锋耐心地指导病人配合,高流量氧疗时帮助患者调节合适的气流速度与温度,在保证治疗效果的同时提升患者舒适度。在他的精心护理下,不少患者胸闷气紧的状况得到缓解,病情逐渐好转,重症病房的氛围也在悄悄的发生变化。周春锋所在的医护小组微信群变得热闹起来:“3床张爷爷想吃泡面,记得中午带给他”“12床张阿姨想给儿子打电话”“5床的李婆婆没有牙齿,你们记得给她喝粥”……有的患者原本因为病情焦虑烦躁、沉默寡言,一段时间过去,也把医护人员们当成了家人,打开了话匣子,而且越来越多的患者病情逐渐稳定,转出了重症病房。

周春锋在与患者日常相处的过程中,更坚定了与疫情抗争到底的决心。他说:“既来之则安之,要为抢救生命多出一份力。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多做一些事情。”

韦锦光:战“疫”,是我这30年来做过最热血的事

“以南丁格尔誓言为宗旨。勿忘初心,不辱使命。如果疾病如风,医护为墙,我愿做那堵墙最外面的砖,为患者遮风挡雨。”——重症医学科护师 韦锦光

1月26日凌晨,韦锦光正在医院值守夜班,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,他收到了支援湖北抗疫一线的报名通知。韦锦光迅速报完名才想起来:该怎么和家里70多岁的母亲交待呢?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,韦锦光只好和母亲说自己“要去上海进修了”。直到很久之后,他才在自己的抗疫日记里吐露心声:“现在想想,当时没和家里面人商量就先斩后奏了,有点对不住他们。”

凭着一腔热血,1月27日,韦锦光随广西援湖北抗疫医疗队出发,抵达了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,被分到危重症患者救治组。第一天上班的时候,他连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才把隔离衣和防护服穿上,出于细心严谨的职业习惯,把自己的防护装备从头到尾检查了几遍。工作几天后,韦锦光穿脱隔离衣的动作越来越麻溜娴熟。

韦锦光在回忆日记里提到,刚到武汉的时候物资紧张,心情自然有些忐忑,后来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援助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医院,自己感觉也有了底气,像是“揣满弹药的士兵”。但在护理工作中,仍有很多要克服的难关。

韦锦光每天穿着封闭的防护服进入病房,身上的洗手衣被汗水浸湿无数遍。每次下班后,韦锦光的鼻梁和面部都被严实的防护口罩勒出了一道道深痕。因为经常连续8小时断食断水,他下班后时常会有虚脱的感觉。他回忆起当时的感觉时说道:“有了许多新体验,比如体验了一把穿成人尿不湿的感觉。戴着护目镜的时候经常出汗,雾气就蒙在镜片上,视线还会受阻。”看着镜子里脸上的勒痕,他甚至还调侃道:“从武汉回家之后,我的脸皮一定会厚很多。”

热血的韦锦光有着一颗感性的心,他在日记里记录下了不少抗疫历程的小插曲。有一名令他印象深刻的患者,入院时血氧很低,不得不用上无创呼吸机。因为韦锦光和同事常常和他谈心,乐观开朗的态度感染了这名患者,于是患者也放心地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。过了几天,患者可以脱离呼吸机了,从面罩给氧换成了鼻导管,血氧一直保持稳定。韦锦光在值班日记写着:“后来我上班的时候发现他转到普通病房了。这样的病例越来越多。哈,真高兴……我们的工作得到认可并带来好的结果时,一切努力就没有白费!”

热血不凉,寒冬将暖。在大批病人逐渐好转,援湖北医疗队要离开武汉的时候,韦锦光回想起这几十天在抗疫一线奋战的经历,感慨良多。他说,自己作为一个儿子,让母亲担心确实有愧;但作为一个父亲,他也得给孩子做个榜样。“这一切都会在我的今后的生活留下浓重的印记,以后孩子大了我也能大声说:你老子我也热血过!”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